新租賃經濟悄然來臨

租房、租車、租珠寶、租奢侈品箱包……租賃平台發展日新月異、百花齊放,「萬物可租」時代,彷彿離我們越來越近了。但值得注意的是,共享睡眠艙、共享籃球等眾多項目無疾而終,「多啦衣夢」等共享服務深陷押金風波。「新租賃經濟」要想真正發展起來,需要真正找到用戶的「痛點」,避免跳進「風口遇冷」的那些坑——

「新租賃經濟」已悄然來臨,有些場景讓人連呼「意想不到」。北京白領陶方舟年初去非洲看動物大遷徙,在朋友圈裡分享了一系列質量堪比專業攝影師的照片。「照片拍得好主要靠器材,但我的相機和鏡頭都是在網上租的,全套設備要30000多元,但租借16天才800多元。」

瀋陽機床近日發佈公告稱,在完成一期4.77億元租賃業務的基礎上,將與國銀租賃再實施3.39億元融資租賃業務。國銀租賃向瀋陽機床採購i5智能機床等產品,以經營性租賃方式轉租給消費類電子、汽車行業等加工企業。據悉,雙方一共將開展50億元的i5智能機床設備租賃業務。

「萬物可租」時代,彷彿離我們越來越近了。來自第三方的創業市場統計報告顯示,2017年在商品共享或租賃領域的創業項目獲得融資總額達231億元,這在2015年僅為5.98億元,三年時間暴增近40倍。

但在另外一方面,共享經濟發展到如今,其分時租賃的本質越發明顯。包括共享睡眠艙、共享籃球等眾多項目無疾而終,「多啦衣夢」等共享服務深陷押金風波,「新租賃經濟」如何真正找到用戶的「痛點」,避免跳進「風口遇冷」的那些坑?

降低使用門檻

在租賃平台「探物」上,運動攝像機和無人機這類出遊裝備最受追捧,出租時間與空閑+物流時間比例高達4∶1,這意味着產品80%的時間在用戶手上。探物首席運營官周曉東坦言:「用戶會覺得這些裝備非常酷炫,但使用頻率卻不高,與其用兩次就『落灰』,不如租過來用用,這就形成了『剛需』。」

在「租葛亮」平台上,選擇租賃的90%都是企業用戶。「以電腦、筆記本、服務器等生產資料為主。」「租葛亮」創始人兼CEO李國雲說。

租房、租車、租珠寶、租奢侈品箱包……租賃平台發展日新月異。但小電科技CEO唐永波坦言:「租賃必須瞄準用戶『痛點』。燒錢燒不出真需求,在細分領域驗證需求真偽,一個方法很有效,那就是看企業是否在持續燒錢。」

「痛點」到底是什麼?什麼樣的商品適合租賃?市場研究機構易觀智庫高級分析師趙香表示,適合租賃的產品需要相對耐用,不能折舊過快,共享雨傘的失敗正源於此。

「適合租賃的產品須有以下幾個特徵之一。一是單價高的商品。例如,初創型小微企業和網吧有使用電腦的需求。二是有需求但使用頻次低的產品。例如,出門旅行使用的無人機。三是更新換代頻繁的商品。例如,小朋友玩的新款玩具。」李國雲表示,「以租代買」最大的價值就是降低用戶的使用「門檻」。

從目前來看,「新租賃經濟」的用戶仍以喜歡「嘗鮮」的年輕用戶為主,數據顯示,有73%的用戶對租賃持開放態度。其中,一、二線城市的消費者更樂於接受租賃,從年齡來看則集中於「95後」、學歷高、未婚無房的學生和白領。「年輕人大多並不善於維護、維修物品,租賃消除了這部分人的後顧之憂,且解決了收納和儲存問題。」螞蟻金服商學院研究員葉文添說。

技術就是競爭力

租一個20平方米的辦公室與按員工人數租一個創業空間到底有什麼不同?很多創業者會說,技術讓二者變得大大不同。

位於北京國貿「氪空間」的一處共享辦公室內,每台打印機都連着成都和香港的辦公室,每個租戶的每名員工每月可享受120頁的異地免費雲打印;在每間會議室的天花板上則裝着可以統計人數的攝像頭,用來統計會議室的使用人數和繁忙時段,如果一直供不應求,下個月就會有新的辦公空間變成會議室。目前,這家初創公司擁有40個共享辦公室,佔地面積達30萬平方米,剛剛拿到了2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

租賃經濟的核心就是擁有權和使用權的分離,但互聯網技術、大數據乃至區塊鏈等新技術的加入,正在讓租賃變得不一樣。一方面,通過互聯網平台可以更高效地匹配需求。另一方面,線下觸點網絡化,可以做到隨時隨地借還,提升使用效率之餘也讓異地租賃成為可能。同時,通過互聯網平台,把整個核心交易流程網絡化,降低了用戶的准入成本,提升了效率。此外,通過互聯網金融及信用技術介入,又讓互聯網信用體系有了全新的應用場景,可以有效降低企業的資金風險。

在有喵CEO藍耀棟看來,技術的介入也讓「新租賃經濟」能夠形成新的商業模式,「對於剛需、高頻服務,在租金之外,可以通過『廣告+電商』模式拓展盈利空間。對於玩具、奢侈品這樣的非剛需,或者相機這樣的中低頻需求,可以通過互聯網技術對用戶畫像,並與本地生活服務結合來創造新的盈利點」。

信用體系避免「押金坑」

從今年年初開始,在深圳住房租賃平台上,用戶可以使用基於騰訊信用分的免押險服務,滿足騰訊信用分650分及以上的租戶,即可免押金入住,免押險還能提供違約保障。

新租賃經濟「看起來很美」,但從分享經濟的「成長之路」來看,儘管互聯網化帶來了海量用戶、突破空間限制等優勢,但也導致了交易雙方更加缺乏互信。目前,最常見的制約手段仍是以收取押金模式來約束用戶行為。「押金模式帶來了一系列問題,不僅用戶增加了一筆前置資金的沉澱,更可能出現平台挪用押金等一系列糾紛。」浙江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執行院長金雪軍說。

目前,芝麻信用、京東小白信用、騰訊信用、新華信用等社會化第三方徵信機構正在試圖解決這個問題。在政策層面,今年5月份下發的《關於做好引導和規範共享經濟健康良性發展有關工作的通知》中也提出,要「強化平台企業、資源提供者、消費者等主體的信用評級和信用管理。」

「在2015年芝麻信用成立之初,我們找到商家,建議用芝麻分來免除押金時,商家的第一反應是拒絕。因為,他們覺得用無形的信用來替代有形的押金,會導致企業風控危險上升。但是,隨着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信用的重要性,很多消費者也習慣了芝麻信用免押金。到現在,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主動接入芝麻信用。」葉文添告訴記者。

「信用免押」效果究竟如何,用戶是否真的「愛惜羽毛」?智能終端租賃平台「機蜜」創始人奚孟表示,公司在引入芝麻信用為用戶提供信用免押租賃服務後,「近一年時間,交易量翻了50倍,壞賬率卻只有千分之三。」

李國雲則表示:「目前平台上70%至80%的訂單採取免押金模式,如果是芝麻信用分不夠的,會收取一定押金,平台違約用戶比例低於2%。這種模式會有一定的資金壓力,但後期流動性很好,並不會造成損失。」

© 2018, 免責聲明:* 文章不代表本網立場,如有侵權,請盡快聯繫我們 info@uscommercenews.com * 讀者評論僅代表其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立場。評論不可涉及非法、粗俗、猥褻、歧視,或令人反感的內容,本網有權刪除相關內容。.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