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態化的中美衝突?

    中美貿易摩擦事件或許是短期的,但如許多市場人士所擔心的,此次中美貿易摩擦的新一輪演變,其對國際貿易市場的負面影響卻是長期的。目前各金融市場呈現短期波動,市場正消化目前事態演變的資訊,重點是業者需要制定長期風險管理。預計中美兩國在長時間內將繼續切磋下去,中國政府既不會改變自身的政策進程,而美國政府也會繼續軟硬兼施的施壓中國。若中美兩國重回貿易談判會議,中美貿易談判將依然是多次無限博弈,雙方要達成長遠的貿易條款共識依然是極具挑戰。

    目前特朗普總統將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關稅從10%提高到25%,中國也把價值60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清單上調了關稅,這場激烈的貿易戰將繼續打壓消費者和企業信心並削弱全球企業支出。對於本輪升級的中美貿易摩擦,中國政府如今將更依賴其宏觀經濟政策和貨幣政策的調控空間,對美國作出反擊的抵禦政策。

    中美貿易衝突包括敏感的智慧財產權、國有企業改革、匯率,也包括了雙方產業和技術政策,以及雙方的經濟核心利益。因此,中美經貿關係發展的複雜性和不確定性,中美貿易談判期間的升級衝突,將逐漸把貿易爭端的風險,擴大到世界經濟發展,拖累全球經濟的增長。關鍵的是,全球貿易結構的供應鏈將重新調整,中美雙邊關稅上升的舉措,將導致兩國的產業供應鏈重新調整和轉移,全球跨國企業的佈局將會重新調整。中國政府本輪將更積極對沖外部風險,將採取更多企業減稅等擴張性財政政策,同時擴大與其他交易夥伴的貿易增長。

    有報導指出在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前,美國密西根大學發佈的消費者信心指數上升了5.3%至102.4,為2004年以來的最高水準,這也比早前經濟學家預測的97.5高出了許多。對此,特朗普本輪發起的關稅舉措,也損害了已經回升的美國消費者信心。美國經濟學家指出,美國消費者信心仍在上升,這是該國消費者支出在今年第一季度大幅放緩後回升的跡象。統計資料顯示,消費者信心影響美國經濟活動的三分之二以上。

    此外,資料顯示中國政府也在加大力度,拋售美國國債並買入黃金,此舉似乎顯示中國政府有意讓人民幣貶值,藉此抵消中國出口商品面臨更高關稅的負面影響。但是,人民幣貶值不利於中國金融市場的長期發展,除了是在華外資資本將出現外逃,人民幣貶值也將不利於人民幣國際化的地位。資料也顯示今年五月至今,人民幣已貶值百分之三,資金外流現象開始醞釀。國際金融協會的預測資料顯示,中國股市一天流出約6億美元資金,過去一周半中國股市總計流出了約40億美元。該協會預計人民幣的進一步貶值,將繼續加劇外資資本流出。

    © 2019, 文章不代表本網立場,如有侵權,請盡快聯繫我們 info@kylingate.com.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