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的降息算盤分歧

    美聯儲在上週三結束的政策會議上,沒有如大家預期的降息,依然將利率維持在2.25%-2.5%的區間。有消息指出,美國聯邦儲備局的官員們在美國經濟通貨膨脹是否下滑的問題上存在分歧。一派官員是指美聯儲已經接近達到其通脹目標,另有一派官員指出物價上漲疲弱,這是構成美聯儲可能需要降低利息來應對的潛在的重大風險。市場人士預計到了美聯儲的下月末的下次會議之時,這種分歧究竟會有多大,各個具有決定能力的政策制定者們,將如何在降息辯論中維持自己的立場,這將主導國際金融市場的未來走勢。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似乎有點口風不一致了。稍早前鮑威爾指出全球經濟成長和貿易風險,將拖累美國經濟,美聯儲將做好所有政策準備。過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上周政策會議結束後,當被媒體問及為何推遲降息政策的舉措時,他表示美聯儲的觀點是目前所看到的的市場風險並不突出。與此同時,美聯儲副主席克拉裡達則表示,美國經濟的基本前景依然是好的,處於可持續增長、強勁的勞動力市以及接近中央通脹目標。美聯儲各方達成了廣泛共識,近幾周降息的理據已經非常充分,美聯儲將在適當的時候準備降息行動。

    另外,美國總統特朗普本週一再次批評美聯儲沒有降息,繼續向美聯儲施壓,要求其改變政策。根據美國利率期貨市場的預測,今年內降息的可能性為100%,但是降息的幅度是25個基點還是50個基點,目前這樣的市場預測和辯論甚多。對此,約有一半官員認為,今年不太適宜降息,而也另一半官員認為,降息至多50個基點可能是合理的。

    另一方面,不管美聯儲降息與否,美國原油、煤炭與液化天然氣出口商,在今年全球大宗商品市場將是表現淒慘,因為美國能源基本上是被中國市場拒之門外,而失去中國市場就意味著失去了如今全球最大能源進口國的市場。在中美貿易爭端爆發之前,美國能源產品對中國的出口逐年增加。美國原油、煤炭與液化天然氣的出口,本是美國其中一個有助於降低美中貿易失衡的大宗商品之一,如今美國對中國能源的出口下跌,至今美國在貿易失衡上將沒有恢復的旋轉餘地。此外,美國達拉斯聯邦儲備銀行在本週一發佈的疲弱製造業資料,也加劇了市場對原油需求下滑的擔憂。

    根據國際船舶跟蹤和港口資料顯示,今年美國對中國的原油船貨僅有4筆,遠低於2018年1至5月的42筆。同時,中國今年為止只進口了三船美國液化天然氣船貨,低於2018年1至5月的23船。此外,今年迄今為止只有少量煤炭船貨從美國運抵中國,這比起中美貿易爭端前的貿易量大幅下滑。如今對於全球大宗商品商家而言,主要的行業風險來自于中美貿易戰的持久,導致大宗商品的市場風險開始顯現,大宗商品將全面利空。因此,美國原油需求和出口雙下降,以及美聯儲降息未定,都足以讓美國投資者冒冷汗。

    葉得利博士/文

    © 2019, 文章不代表本網立場,如有侵權,請盡快聯繫我們 info@kylingate.com.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