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要宣傳民族團結,教人做好事”

和田加買清真寺副哈提甫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描述了去極端化工作給群眾帶來的積極變化,並痛斥部分西方媒體污蔑新疆“打壓宗教自由”是胡說八道。  

疆的去極端化工作讓這塊美麗富饒的土地重新煥發生機, 然而,部分西方媒體卻將此扣上 “打壓宗教自由”的帽子。與西方媒體的論調相比,事實無疑更有說服力。3日,《環球時報》記者走訪了始建於1848年的和田市納爾巴格街道加買清真寺,這是和田市最大的清真寺。作為加買清真寺的副哈提甫(清真寺教職人員),從事宗教工作27年的吾布力艾山·吐爾孫尼亞孜接受採訪時對記者描述了去極端化工作給群眾帶來的積極變化,並痛斥部分西方媒體污蔑新疆“打壓宗教自由”是胡說八道。  


吾布力艾山·吐爾孫尼亞孜  

談去極端化:百姓遇事先想法律 

《環球時報》記者來到加買清真寺時,吾布力艾山·吐爾孫尼亞孜正在寺旁的樂器店認真挑選“都塔爾”(一種維吾爾樂器),今年53歲的他打算給7歲的小孫子買個樂器,培養他對音樂的興趣。吾布力艾山臉上始終掛著微笑,顯然對自己當下的生活感到滿意。然而,在十年前,他卻終日憂心忡忡。  


吾布力艾山·吐爾孫尼亞孜  

吾布力艾山向記者回憶起早年和田地區極端思想滋生氾濫的憂心往事,他說,當時很多民眾法律意識淡薄,很容易受一些“野阿訇”的洗腦,“野阿訇”除了強迫老百姓聽他們講經,還對愛國宗教人士進行人身攻擊和威脅。  

“舉個最典型的例子,那時由於受極端思想蠱惑,當地女人社會地位低,很多人認為‘女人只能靠男人’,不能出去抛頭露面工作,很多老鄉認為女孩上大學沒用,反而急著讓十幾歲的女兒出嫁。”吾布力艾山說,早年一個上千人的村裡能上大學的女孩只有一兩個,有的女孩拿到了錄取通知書,還被父母阻止。  

“說實話,那時候我總有一種無能為力的感覺,非常內疚。”吾布力艾山說,自己會勸說阻撓女兒上學的家長,曾成功讓3個女孩如願上了大學。“到現在她們還經常跟我聯絡,把我當父親看,我總是跟她們說,這都要感謝黨和自治區政府的去極端化工作,才讓女性有了和男人同樣的社會地位。”  

正如吾布力艾山所言,2017年3月29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八次會議通過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其中第二章“去極端化表現”中明確列出“不允許子女接受國民教育,妨礙國家教育制度實施”的行為應予以禁止。“去極端化條例”與憲法、刑法、反恐怖主義法等相關法律法規一起,為遏制、打擊恐怖主義、極端主義提供了有力的法律武器。  

“現在的我感到很輕鬆。”吾布力艾山談到這裡笑了起來,由於自治區去極端化措施堅持法治思維、運用法治方式,和田老百姓的法律意識也漸漸樹立起來了。“現在他們有了問題首先會想到找駐村工作隊,找黨和政府尋求法律途徑。我覺得這樣特別好!”  

保障合法宗教活動:政府改善清真寺條件  

用“打壓民眾宗教自由”的調子攻擊新疆的民族宗教政策,是西方媒體一貫的手段。然而事實是,新疆按照“保護合法、制止非法、遏制極端、抵禦滲透、打擊犯罪”原則充分尊重和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等權利,保護合法宗教活動,滿足信教群眾正常宗教需求。  

吾布力艾山語氣堅定地告訴記者,平均每天都有五六十名信眾前來做禮拜,每週五的“居瑪日”活動,則有800名左右信眾來聽他講經。在清真寺的閱覽室,記者看到吾布力艾山的講集,裡邊內容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準繩,結合現實生活中遇到的事例對教義進行解讀,“我講經時就是要宣傳民族團結,教人做好事,積德行善,比如最近,我在向信眾普及毒品危害方面的知識,警示他們遠離毒品。”  

在依法去極端化的同時,新疆也加大對合法宗教活動的保護力度。7月的和田日照強烈,記者在採訪時注意到,清真寺的主要房間都配備了空調。閱覽室裡,提供給信眾的宗教書籍、科技書籍、法律書籍分類明晰,非常齊備。寺內衛生間的淨身設施與如廁間完全分離,全部實現水沖。吾布力艾山說,以前像加買清真寺這樣的大寺都是旱廁,很不衛生。  

根據公開信息,近年來,新疆扎實推進“七進兩有”(水、電、路、氣、訊、廣播電視、文化書屋進清真寺,主麻清真寺有淨身設施、有水沖廁所)、“九配備”(配備醫藥服務、電子顯示幕、電腦、電風扇或空調、消防設施、天然氣、飲水設備、鞋套或鞋套機、儲物櫃),極大地改善了宗教活動場所和宗教活動條件,保障了信教群眾的正常宗教需求。  

吾布力艾山告訴記者,像他這樣的宗教人士每個月能拿到國家給的1800元生活補助。在政府的組織下,他還多次以教務指導員的身份與信教群眾到國外朝覲,“為了説明朝覲群眾克服語言、生活習慣等障礙,政府專門給朝覲團隊搭配教務指導人員,協助信教群眾圓滿完成朝覲。這是黨和國家尊重群眾宗教信仰自由的具體體現!”  

駁斥部分西方論調:“他們是胡說八道!”  

在被問到如何看部分西方媒體頻繁污蔑新疆“打壓民眾宗教自由”的論調時,一直溫和的吾布力艾山有些激動:“他們這完全是胡說八道!有三個方面可以證明:一是國家對我們宗教教職人員生活給予足夠的關心。二是我們的社會地位得到了提高。更重要的是,我們的安全也得到足夠的保障。”  

吾布力艾山說,作為愛國宗教人士要明確自己的角色,要引導信教群眾棄惡揚善,促進民族團結、社會和諧,營造一種積極向上的氛圍,更好地脫貧致富。“如果身體健康允許的話,我願為這個角色貢獻終生的力量,我還希望我的小孫子快快長大,成為對國家和社會有用的人。”  

社評:新疆局勢因中國強大而實現決定性好轉

今天的新疆到底什麼樣?去看一看就知道了。一些人帶著過去的印象,擔心新疆不安全,但真實的情況是,當下的新疆已經成為全世界治安情況最好,因此對訪問者來說最安全的地方之一。就在上月底,新疆開始運營貫通南北疆主要景點的旅遊專列,旅遊正在全自治區井噴式恢復和發展,而旅遊的涼熱是一個地方社會安全水準的晴雨錶。


7月4日,新疆烏魯木齊。位於二道橋地區的新疆國際大巴紮和步行街,當音樂響起,各族人民載歌載舞。崔萌 攝  

今天能有一個和平、發展的新疆,不能不說是一種萬幸。這個地方只差一步就墮入恐怖襲擊與民族、宗教惡性衝突相互激發的大動盪,它險些成為第二個車臣或者第二個敘利亞。內外部的惡勢力一度發動突襲,要把新疆變成中亞地區“三股勢力”肆虐的新焦點,然而黨和政府帶領全疆各族人民力挽狂瀾,最終將新疆局勢帶回正軌。

對新疆各族老百姓來說,和平穩定是一切美好事物的起點。在暴力恐怖主義頻仍的日子裡,投資不斷撤離,遊客紛紛消失,經濟凋敝,人們過日子提心吊膽,那樣的噩夢讓人權無從談起。新疆局勢還在疆外造成衝擊,北京、昆明等中國內地城市先後受到殃及。

最近幾年新疆採取堅決治理措施,帶來局勢奇跡般的轉變。新疆連續近30個月擺脫了暴恐襲擊的困擾,不僅重塑疆內的和平與安寧,而且重建了新疆社會的信心,扭轉了新疆在全國面前的形象。新疆廣大幹部群眾為此付出巨大努力,他們所取得的成就對疆外社會也做出了貢獻,形成全國意義。

西方輿論一直對新疆治理進行各種抹黑,尤其是攻擊新疆各地辦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但是這些攻擊所帶來的干擾與新疆各族群眾乃至中國全社會從這份和平中享受到的好處完全不可同日而語。新疆真實的和平穩定比西方輿論怎麼看它們重要得多,中國人這方面的認識越來越成熟,逐漸成為不可撼動的定力。

那些熱衷於鼓噪的西方勢力才不會關心新疆人的福祉,他們只對利用新疆問題向中國發難感興趣。那些起勁攻擊中國新疆治理的西方力量無一例外都是中國威脅論、中國崩潰論的叫囂者,無論拿新疆問題還是香港問題挑戰中國,對他們來說都是一回事。

可以預見,新疆事務是西方反華勢力長期用來騷擾中國的博弈點,如果我們以為可以通過我方的某種調整來平息他們的攻訐,那就太天真了。對中國來說,把新疆的事情真正越搞越好,讓外部敵對勢力只能瞎嚷嚷,但就是找不到實際插手的縫隙,比什麼都重要。

只要新疆保持和平穩定,西方那些想找中國麻煩的人就很難製造新疆問題的轟動,搞不成西方輿論對新疆的長期注意力集中,他們炒作教培中心等話題就會慢慢變得枯燥,而且越來越在西方輿論場喪失說服力。可以肯定地說,西方想炒作新疆話題的人盼著那裡出新的動盪都快盼瘋了,新疆的持續和平穩定對他們構成了打擊。

最近十年新疆局勢沒有走向全面失控,而是在嚴重曲折之後實現了根本性好轉,這是中國體制性力量和國家實力共同發揮作用的結果。中國在党的領導下什麼樣的任務都能完成,包括從新疆剷除“三股勢力”的影響,新疆治理最終給中國形象加上的一定是正分,它反映的是這個國家根治複雜問題的特殊能力。

中國全社會應當感謝新疆廣大幹部群眾這些年的辛勤付出和犧牲,世界應當對新疆以最小社會代價實現了全疆局勢的根本性好轉報以敬意和理解。新疆沒有成為中亞嚴重的潰瘍口,而是為整個地區繁榮不斷做出貢獻,那些長期指責新疆治理的西方勢力,他們該把自己的良心掏出來放到陽光下好好曬一曬了。  

© 2019, 文章不代表本網立場,如有侵權,請盡快聯繫我們 info@kylingate.com.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