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市場的燙手山芋

    近日國際金融協會的研究報告資料,透露了全球資金撤離避險狀況。自今年八月份以來,全球投資者已經陸續從新興市場區域的股票市場中撤出了138億美元,這也是自2016年美國由特朗普執政以來的最高水準。中美貿易未解以及全球經濟方暖的憂慮,是新興市場投資組合下行的主要原因。新興市場作為國際投資者的資金熱點和避風港,如今卻呈現出市場衰弱態勢。目前全球經濟衰退的機率日益增加,美中貿易談判之間的進度依然充滿懸念,除中國以外的全球市場的資金流出,從今年至八月份以來已達156億美元。同時,國際債券市場有3億美元的資金流入。

    目前新興市場的燙手山芋來自阿根廷。如今阿根廷的綜合資產市場價格指數繼續下跌,國家經濟風險已升至2005年以來的新高位。早前阿根廷政府宣佈的“”“重組”約1000億美元的債務計畫,這對於全球投資者而言,就好像是該國債券隨時可能違約的風險發出信號,籍此引發了阿根廷市場下行和撤資。

    阿根廷央行在本週三就動用了3.67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來干預外匯市場以防止披索的進一步貶值,這樣的干預將繼續燃燒阿根廷的美元外匯儲備。近幾年來,阿根廷央行已經屢次出手干預市場以穩定披索匯率。另外,該國政治選舉的動盪也給本輪債務危機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目前市場人士緊密觀察該國進行債務重組的進展。對此,有報導指出阿根廷政府宣稱將與阿根廷主權債持有人,以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重新磋商,關於延長債務到期日的事宜,以確保阿根廷的償債能力不受到衝擊。

    對於新興市場投資者而言,阿根廷債務問題可能引爆區域債務危機,而阿根廷披索貶值也將加劇周邊國家的貨幣貶值,這是一個艱難且需要調整商業計畫和投資策略的一個時期。投資者需要關注的是,新興市場的一系列問題是否會引發無法分散的系統性風險。

    關鍵的是,資料也顯示有15億美元流入到了中國股市。近期中國政府讓市場利率化的舉措,讓市場看到了中國救市的積極措施。同時,美元兌人民幣貶值達11年的新高點,若未來關稅進一步上升,人民幣貶值幅度將加大,匯率甚至可達到7.6或更高。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週四發佈的一項調查顯示,在華經營的美國企業仍在盈利,但81%的企業認為中美貿易影響了它們的在華業務運營。

    另一方面,如今人民幣貶值趨勢也部分協助了中國商家,緩解來自美國的關稅提高的壓力。人民幣的貶值趨勢,促使了中國面臨資本外流的壓力劇增。人民幣貶值的趨勢蔓延下去,也將可能觸發與中國貿易相關的其他國家貨幣競相貶值,以爭取貨幣貶值的貿易優勢和調整經常帳戶的收支。

    © 2019, 免責聲明:* 文章不代表本網立場,如有侵權,請盡快聯繫我們 info@kylingate.com * 讀者評論僅代表其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立場。評論不可涉及非法、粗俗、猥褻、歧視,或令人反感的內容,本網有權刪除相關內容。.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