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全球经济增长挑战严峻

    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于上周四,下调了全球经济增长的今明两年预测。该组织声称中美贸易战以促使全球经济增长降至10年以来的低点。如今问题的关键是,各国政府对于这样低增长的全球经济,应该如何联手做出改变,因为全球经济在没有新支撑点的情况下,将继续掉入一个低增长的漩涡里边。OECD的预测是今年的全球经济增长,将创下2008-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小增幅,从去年的经济增长率3.6%,放缓至今年的经济增长率2.9%,而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是3.0%,早前的年初预测为3.4%。

    同时,国际紧张局势和中美贸易摩擦给各国企业的信心带来负面影响,国际间投资增速从两年前的4%降至1%。无论如何,中美两国都是两败俱伤,贸易僵局正对中美制造业产品产生冲击。OECD预测美国经济在今年和明年的经济增长率,将会有所下降至2.4%和2.0%。同时,中国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长率,将分别是6.1%和5.7%,而OECD早前预测分别是6.2%和6.0%。因此,这些预测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在明年的经济增长率可能更严峻,这数据与许多经济学家的预测相符。

    目前美国数据显示消费者支出增长和较低的失业率,显示初美国经济仍在温和的增长。根据美联储的说法,美国劳动力市场目前尚不需要额外的货币刺激措施,以避免货币政策会进一步推高资产价格上涨的风险,以及企业过度举债的问题,因此降息是伴随着一些代价。对此,目前美联储内部对于下一次的行动仍然有分歧。

    此外,近期中国政府也频频退出一些利好政策以稳住市场信心,包括一些减税政策以降低企业压力。从中国央行近期各种货币政策来看,中国正在放款更多企业贷款,这对于许多中国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而言是利好,但是这些融资是否会即时到位也是一个问题,因此,降税对于企业的资金解压而言就会比较直接。

    目前如何避免全球经济跌入另一旋涡,在众多关键角色中,全球主要中央银行有必要通行协力办成统一任务。距离上一次全球主要央行一同行动,是在十年前阻止全球金融危机恶化的协同货币政策实施。如今全球贸易增长缓慢,投资信心的剧烈波动,以及地缘政治的紧张对立局势。在未来降息空间逐步被压缩的情况下,今后全球央行如何协调一致的降息行动是关键,特别是欧洲央行、日本央行与美联储之间的协调显然重要。

    由于当今的国际金融市场、利率市场、资本流动与各国国家经济系统之间是密不可分的,因此,各国中央银行将无法向以往那样只是做出独立的决策。同时,超低利率的市场似乎成为一种常态,央行的货币政策的降息或升息,也不保证一定能够挽救局面,例如中美贸易战对全球经济的持续性威胁,就不是几个货币政策的影响力能够抑制或修正的。

    © 2019, 免責聲明:* 文章不代表本網立場,如有侵權,請盡快聯繫我們 info@kylingate.com * 讀者評論僅代表其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立場。評論不可涉及非法、粗俗、猥褻、歧視,或令人反感的內容,本網有權刪除相關內容。.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