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最大连锁超市Kroger建设机器人物流中心:挑战亚马逊和沃尔玛

据报道,美国最大连锁超市Kroger最近干了一件大事。至于此举利弊如何,不同的人会给出不同的答案。在拥抱互联网浪潮的过程中,Kroger显然姗姗来迟。但在亚马逊和沃尔玛等竞争对手的连续施压下,Kroger CEO罗德尼·麦克马伦(Rodney McMullen)开始大举押注机器人。

在Kroger辛辛那提总部以北约50公里的地方,就是俄亥俄州门罗市,麦克马伦在那里建起了一座3.5万平方米的物流中心,准备大干一场。仓库楼上3层,洗碗机大小的Ocado机器人在网格轨道上旋转腾挪,这里的空间大到一根根的线条都能在远处汇聚起来,像极了科幻电影《创·战纪》里的景象。周围上下堆叠了21层板条箱,里面放着2.8万件商品,而机器人任务就是从中找出客户需要的麦片、苏打水等食杂用品,然后转交给人类工作人员,由他们分类后配送到千家万户。

在这个物流中心,一个包含50件商品的订单,不到5分钟就能完成分拣,远快于实体店的人工拣货速度。从今年春天开始,它就会覆盖从路易斯维尔到印第安纳波利斯和哥伦布的大片区域,为这些地区的居民提供当日或次日送达服务。

“社会进入新的数字时代,Kroger同样如此。”麦克马伦上月在投资者电话会议上说,他当时承诺公司将在目前100亿美元数字化销售额的基础上,到2023年底实现翻番,“摆在我们面前的机会依然巨大。”

本周三,麦克马伦专程召开记者会讨论这一机遇。但当他决心修建这些物流中心,并且透露前几个中心的造价都超过5000万美元时,却引发了不少质疑。

大约3年前,Kroger与英国Ocado Group达成交易,将其持有的这家英国公司的股份增加到6%以上。从那时起,美国人开始偏好“网上下单、店外提货”的模式,以此节省送货上门的费用。Kroger的机器人最初只会用于送货。但实际上,可以通过一些成本更低廉的方式来实现自动拣货,例如,沃尔玛等公司就在在现有的店面附设一些小型机器人来实现这一目标。

“这是在未知领域大举下注。”瑞士信贷分析师罗伯特·莫斯科(Robert Moskow)说,“如果是我,肯定会选择更灵活、资本密集度更低的方式,毕竟其中存在许多未知因素。”

由于前路越来越艰辛,所以麦克马伦此番尝试可谓背水一战。在新冠疫情爆发前,Kroger的市场份额就遭到沃尔玛、亚马逊、高端区域连锁超市和简约型杂货店Aldi的蚕食。在新冠疫情期间,随着美国人在家烹饪的次数增多,Kroger的确笼络了更多客户,上一财年的销售额增长8.4%,达到1325亿美元——不仅与行业平均水平相差无几,也创下2014年收购Harris Teeter之后的最大增幅。但消费者支出有可能重新转回到餐厅:瑞士银行预计,体量高达1.4万亿美元的杂货行业将在2021年迎来20多年来的首次销售额萎缩。

这显然会给Kroger雄心勃勃的电子商务计划带来挑战,该公司还希望打造一个数字化营销业务,帮助Heinz等品牌向网购人群投放广告。他们多年来一直在努力寻找收购之外的发展战略,追求从无人驾驶汽车到餐厅、时装、餐包和在Walgreens药店内销售杂货等各种业务。

发展在线杂货业务或许符合股东们的期望,但他们正渐渐失去耐心:在3月31日投资者日那天,当分析师们质问麦克马伦,Ocado物流中心何时才能加速创造实实在在的利润时,该股当天大跌5.5%。(此后收回了大部分跌幅。)

前路充满未知:Kroger必须聘请装卸工和配送卡车驾驶员(仅门罗就有400名这样的员工),而且还要向Ocado支付费用——根据瑞士信贷的估计,这可能达到整个物流中心内的机器人和软件创造的销售额的5%。由Ocado完成的订单还将蚕食实体店的销量,但目前来看,后者的利润更为丰厚。Kroger表示,物流中心和实体店之间的利润率差异至少要等4年之后才能抹平。建设进度推迟也对整体计划的进度构成破坏——Kroger最初计划建设20座这样的物流中心,但现在缩减到11座。

“目前还不清楚Ocado的模式是否能在美国市场盈利。”莫斯科说,他估计Kroger可能需要8年时间才能收回投资。与多数分析师一样,他也给予该股“持有”评级。

包括沃尔玛、Albertsons和Ahold Delhaize在内的竞争对手,都在采用更简单的方法,即所谓的“微型物流”中心,可以直接设立在实体店后面或附近。这种设施的建设成本更低,速度更快,距离客户距离更近,最终甚至可以取代许多在超市过道里面的人类拣货员。沃尔玛目前就聘用大约17万人负责网络订单的拣货和包装,他们现在计划建设约100个微型物流中心,今后还可能继续增加。即便是亚洲食品零售商H Mart这样的小型连锁店,现在也在采用这种模式。

分析师曾经表示,微型物流中心可能是处理网络订单最经济的方式。摩根士丹利分析师西米恩·古特曼(Simeon Gutman)甚至称之为“杂货业的未来”。麦克马伦当然不会认同这种说法,他在4月16日接受采访时甚至对竞争对手的这项技术闭口不谈。

“我不会用说那个词。”他在被问及对微型物流中心有何看法时说道,“我就是这样。”

麦克马伦1978年加入Kroger,当时还只是一名兼职店员,之后一路晋升,最终在2014年出任CEO。虽然对竞争对手的技术怀有戒心,但他却很乐意谈论Kroger在门罗建设的第一家物流中心。乍一看,那些被不断拖动的板条箱就像俄罗斯方块。当中心完全运转之后,将有多达1000台机器人向拣货站运送商品,再由工人们为客户逐一打包。一个门罗物流中心的销量大约相当于20家实体店。

目前还不清楚Kroger究竟会将订单送至店内,供用户免费提货,还是会送货上门。但麦克马伦表示,他们将会测试仓库到商店的配送模式。运费起价为9.95美元,但最终还要取决于当时的送货需求、提前多久下单,甚至用户的Kroger会员等级。

麦克马伦喜欢在仓库的高处俯视机器人在板条箱中搜寻货物,因为他从中看到了Kroger的数字愿景与现实世界供应链的相互融合。“我已经提前锁定了优势。”麦克马伦说。

全美各地还有近十几个物流中心正在建设中,其中一些的规模不及门罗。第二个物流中心选址在中佛罗里达州,Kroger在那里没有门店,还要直面Publix和沃尔玛等竞争对手。这表明麦克马伦正在加倍下注。此举同样引发质疑。“Kroger和Ocado几乎不可能在新的市场上有所作为。”瑞士信贷的莫斯科说。

不过,这还是有成功的可能。电子商务咨询公司Brick Meets Click称,Ocado的机器人一旦投入使用,其拣货效率将达到常规微型物流中心的三倍,而且准确率高达99%。倘若真如预期的那样,在线订单在杂货店销售中占比越来越多,那么这些高于预期的数量,以及由此降低的成本,将使Kroger更快地获得投资回报。

这就是麦克马伦的希望所在。但似乎连他本人也不敢过于乐观,他在采访中表示,Ocado只是数字化“总拼图中的一块”,除了建设物流中心外,该公司还将积极扩张路边提货业务——对于身处汽车王国的美国人来说,这种服务尤其受到青睐。Ocado还将向Kroger商店提供软件,帮助其处理这些路边提货订单。麦克马伦不肯预测花哨的Ocado物流中心何时能比顾客推着购物车游走于过道的传统方法更有利可图。他只是表示,这是一场长途旅行,需要时间。

© 2021, 免責聲明:* 文章不代表本網立場,如有侵權,請盡快聯繫我們 info@uscommercenews.com * 讀者評論僅代表其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網立場。評論不可涉及非法、粗俗、猥褻、歧視,或令人反感的內容,本網有權刪除相關內容。.

Comments

comments